桃源鎮委書記:"試點不難,長久持續難,廣泛覆蓋難。"
  南方農村報訊(記者 陳立新) 廣東 鶴山市桃源鎮蟠龍村72歲的區錦源一直沒結婚,自從母親去世後就一直獨自生活,每頓飯都是自己做。"自己一般能湊合就湊合,十來分鐘做一頓飯。吃什麼不要緊,關鍵是自己一個人吃不是滋味。"
  不過,從今年3月20日起,區錦源不必再自己做飯,每天中午和晚上,到了飯點,步行5分鐘,走到村裡的區氏祠堂,花2元就吃一頓有葷有素、米飯管夠的熱飯。區氏祠堂掛上了"桃源鎮蟠龍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"的牌子。和區錦源一起享受居家養老服務的,還有村裡另外11位五保或低保老人。
  "昨天中午的葷菜是豆腐瘦肉,昨天晚上是燉排骨,前天是面豉蒸肉,還有一個素菜,基本上每天都不重樣。"4月17日,區錦源對南方農村報記者說。不止是區錦源喜歡到服務中心吃飯,區國康老人也說"喜歡來這裡吃"。
  鶴山市桃源鎮試點居家養老工作一年多,桃源鎮委書記鄧衛東認為:"試點不難,長久持續難,廣泛覆蓋難。"
  五保低保老人享服務
  2013年,桃源鎮開始試點居家養老工作。
  "農村老人都不願意去敬老院,覺得那裡陌生、不自由,也不想離開家。當時鎮里和村裡就考慮,能不能讓老人既能住在家裡,又能享受養老服務。"桃源鎮社會事務辦公室主任關毅鵬說。
  2013年2月,三富村建成該鎮第一個居家養老服務中心,為村裡18名五保、低保老人提供基本的居家養老服務,主要是解決老人的吃飯問題,也包括醫療、家政等服務。三富村委會的工作人員介紹,服務中心會定期聯繫衛生站給老人們進行體檢和保健,義工們會為行動不便的老人送餐上門,並提供定期的家政服務,等等。
  三富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和村委會在同一座樓,一樓是廚房和餐廳,門口掛著"開心飯堂"的牌子,餐廳里有桌椅和村委配給每位老人的餐具,完全是"食堂"的模樣。4月17日上午記者到達時,負責給老人們做飯的陳艷芳大姐正在廚房裡忙活著:"今天吃青瓜炒肉,這一鍋里是8斤青瓜、3斤豬肉。"目前,18位老人在這裡免費就餐。
  二樓則是老人們的休息室,擺著十幾張床,老人中午可以在這裡休息,晚上也可以在這裡過夜,有工作人員在夜裡值班。據村幹部介紹,老人過夜的情況極少。
  服務中心外牆上貼有"居家養老捐贈芳名"榜,今年收到的捐助包括43500元錢,以及一年的米、油。
  "桃源鎮的居家養老依靠政府、社會力量和村裡三方的力量。"關毅鵬介紹,"政府會有相關的政策支持和財政補貼,社會力量包括鄉賢捐款、義工服務等,村裡則主要是提供場地和具體執行。"今年3月20日,蟠龍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成立,成為桃源鎮居家養老的第二個試點村。與三富村不同,蟠龍村暫借區氏祠堂作為場地,沒有專門的廚師和廚房,而是由村裡的飯店負責配送,餐費標準為每人每餐8元,其中低保、五保老人自己負擔2元,社會捐款和鎮政府負擔6元。
  蟠龍村幹部李健華告訴記者,中心開辦之後,老人們常常不到飯點就來了,在這裡一起聊聊天,玩玩麻將骨牌,既免去了自己做飯的不便,又可以解悶。"最重要的是,孤寡老人們相當於每天來這裡&0#39;簽到&0#39;,不會出現出了問題沒人知道的狀況。"這樣一來,村幹部安心多了。
  桃源鎮打算4月底在中心村委會成立第三家居家養老服務中心,計划到今年底,全鎮13個村(居)有一半以上建成居家養老服務中心。
  普通老人無一申請
  三富村和蟠龍村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,其實是面向全村老人的,除了低保老人和五保老人,凡是60歲以上的老人,都可以在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以成本價就餐。例如蟠龍村,一餐飯的成本價是8元。但截至目前,兩村均無一位非低保、五保老人申請相關服務。
  "可能是傳統觀念問題,覺得只有沒兒沒女、自己做不了的才在這裡吃。"李健華說,普通老人更願意自己做飯,一方面是不想讓別人覺得兒女不孝,另一方面則是想吃得更加自由,價格可能也是原因之一。
  場地距離人手都是問題
  "現在兩個試點,每個試點每年支出十幾萬,從資金和運行來看,大問題沒有,但是小問題很多。"鄧衛東說。
  首先是選址問題。蟠龍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選址過程就相對曲折。蟠龍村裡沒有合適的閑置房屋,就想將服務中心設在寬敞的區氏祠堂,但區氏的"長老"們不同意。村幹部反覆做工作,"長老"們才勉強同意可以"暫時使用"。記者問區錦源和區國康對使用本族祠堂當服務中心有什麼看法,兩人均認為,臨時用一下沒有問題,長久當飯堂用肯定不行。目前,祠堂旁邊正在蓋一座新的食堂。據瞭解,桃源鎮其他村也面臨同樣的問題,能找到合適場地的村不多。
  其次是距離問題。桃源鎮黨委委員林用愛介紹,自然村之間相隔遠,老人們可能要走半小時才能到就餐的地方;如果設多個點或是長期送餐上門,會大大增加成本;如果遇上颳風下雨天氣,老人們步行前往就餐,安全也難以保證。目前,遇上颳風下雨天氣,蟠龍村的做法是送餐上門,但三富村尚無人手做到這點。
  相比場地和距離,保證老人們每天有飯吃更為重要。陳艷芳告訴記者,她的兒媳婦在村委會工作,這些老人又都是看著她長大的,所以她樂意為他們做飯,幫忙的成分居多。陳艷芳每天早上7點、下午4點就要開始買菜做飯,全年無休,每月酬勞只有1000元,比她以前在工廠工作時的工資要低不少。
  "其他村莊沒有三富村這麼幸運,將來推廣主要靠飯店送餐。"林用愛說,"但是很多村子找不到願意做飯的飯店,因為每份飯都是10元以下標準,要有肉有菜,還要送餐,利潤比較低。"現在鎮里考慮嘗試別的方式,例如在鎮上集中做好飯後送到各村,或者讓各村願意幫忙的婦女每人負責幾位老人的餐飲等。
  低水平服務已不容易
  "老實說,我們現在提供的居家養老服務,還是一種低水平的養老服務。"鄧衛東說,儘管這是種低水平的服務,開展起來也不容易,這也是試點沒有很快推廣的原因,"要考慮到不同村子的實際,靈活地採取合適的形式,但是基本服務必須保證。總的來說,一要符合農村實際,二要花錢少,三要保證服務質量。"
  現在已經開展的兩個試點各有優勢,因而工作比較順利。三富村村委會面積大,有足夠的房間,村民主要為陳姓,團結互助意識強,經濟較好,鄉賢也樂意捐款。蟠龍村自然村集中,便於老人集中就餐。"目前沒有很好的辦法實現全覆蓋,因為每個村子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,不能一概而論,而要因勢利導。"林用愛說,"比如說,三富這個點很好,設施齊全,老人吃飯不要錢,但其他地方複製不了。"
  資金不足如何解決
  桃源鎮居家養老政策的特點是政府投入較小。以蟠龍村為例,居家養老開支一年約為10萬元,其中基本醫療等經費由政府及村委會承擔,吃飯等經費則由"鄰裡互助會"向鄉賢等社會力量籌集。
  "我並不認為農村養老應該完全靠政府,實際上政府也沒有這個能力。"鄧衛東認為,農村養老應當廣泛地利用各方面的力量和資源,尤其是當地村民自身的力量,包括農村空閑場地、鄉賢捐款、村民義工、鄰裡互助等,"農村居家養老必須有多元化的主體參與,充分調動政府、社會等方面的積極力量,解決村民基本的養老需要。"目前桃源鎮居家養老的兩個試點,整體來說還處於"十幾個人,七八條槍"的狀態,"試點不難,長久持續難,廣泛覆蓋難",下一步將面臨更多的嘗試。"哪怕沒有達到預期效果,居家養老的探索也是有益的和必須的。"
  目前,國內的養老模式主要有機構養老(如敬老院)、家庭養老(即子女養老)和居家養老。雖然政府越來越重視農村居家養老,但資金遠遠不夠。鄧衛東說:"目前農村養老據我所知還沒有很好的引進社會資本、靠贏利來維持養老體系運轉的辦法。而至於設立基金一類的辦法,現階段在農村是不切實際的。桃源鎮政府將努力擔保農村居家養老所需的資金。"
(原標題:廣東鶴山試點農村居家養老 2元一頓有葷有素不重樣)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py69pyeb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